简介: 《绿色星球》是全球首个通过沉浸式的呈现方式聚焦植物的4K纪录片,为观众揭开了这个不为人知却又和人类紧密相关的隐秘世界。“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大卫·爱登堡爵士将前往美国、哥斯达黎加、克罗地亚和北欧,从沙漠到山区,从雨林到冰天雪地的北极,带领观众进入一个超出人类想象的世界。

剧情简介

编辑 播报

植物,它们既能与动物形成互惠互利的关系,也可以像我们星球上的任何生物一样具有攻击性、竞争性和戏剧性。为争夺光照、空间、营养和为家族开枝散叶的机会,它们会与竞争对手、动物和元素进行致命的斗争。
本片展示了跨越20多年的新发现,同时揭示了相互紧密联系的植物世界。专业摄像机使我们拥有超越人眼的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观察的更贴近与深入。全新的故事,前所未见的动植物行为,令人惊讶的英雄,带你从植物的角度看地球 [5]  。这一次,大卫·艾登堡发现了全新的故事,并对植物的生活方式有了崭新的理解。他不仅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生物、彼此关爱的树木、还遇到了植物界的猎食高手和世界上最恶毒的防御性植物。

五大主题

幕后制作

热带森林中的植物种类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丰富,且时刻上演着激烈的竞争,宛如一片战场。首集《雨林天地》中,大卫·爱登堡将揭露植物最大的盟友、同时也是最严峻的敌人:真菌。真菌会分解死去的植物,释放活体植物生长所需的营养物质,但有些真菌也会攻击和杀害植物。
    908fa0ec08fa513d2697b9a4053f42fbb2fb43167334
腐尸花(大王花)

本集的另一大亮点,则是凯氏大花草——“腐尸花”(大王花)。这是一种没有叶子、甚至没有茎的寄生植物。这种植物寄生在藤蔓中,并从藤蔓中获取所需要的一切,直到最终产生巨大的花苞,花苞开放后,世界上最大的花就此出现,花瓣宽达一米,但花期只持续几天。它的质地、颜色,包括气味,类似动物尸体,吸引了食腐的苍蝇,从而在腐肉中产卵。

29381f30e924b899a90195cb44540a950a7b030858bf
蝙蝠帮助花朵传粉

团队首次拍摄到“蝙蝠与花相依为命”的画面。摄影团队拍摄的这种蝙蝠以花蜜为食,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悬蝠花是唯一的花蜜来源。同样,蝙蝠也是悬蝠花的主要授粉者。每朵悬蝠花仅提供一点花蜜,迫使蝙蝠飞遍森林的各个角落, 造访许多花朵并为它们授粉。这段情节让我们非常直观地了解了雨林生态规则的关键;森林面积急剧缩小后,悬蝠花的数量难以满足蝙蝠的要求,蝙蝠的数量就会急剧下降;悬蝠花没有蝙蝠帮助传粉,它们也会因此消失。这些紧密的生态关系使雨林变得多姿多彩。

faedab64034f78f0f73616555d631d55b319ebc4b641
仙人掌

在《荒漠世界》一集中,摄制组更前往塔克拉玛干沙漠拍摄壮观的胡杨林。塔克拉玛干沙漠是全球最干旱的荒漠之一,那里的沙丘不断变形且异常高大,甚至可以吞没埃菲尔铁塔,但就是这样的沙丘上依然生长着坚强的胡杨,有些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树龄。胡杨的树根可以超长延伸,并从根部萌生幼苗,所有胡杨的根系彼此连接,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只要一棵胡杨能找到水源,其他胡杨则都可以共享,在这片沙漠中顽强地生存。

《绿色星球》总制片迈克尔·冈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人类对植物知之甚少,其实植物与动物惊人的相似,它们和动物一样具有攻击性、竞争性和戏剧性,会为了‘食物’和阳光展开生死搏斗,也会参与激烈的地盘争夺,拼命繁殖后代、散播种子。它们会算计、捕猎、欺骗与交流;会保护自己的亲属;也会为了达到目的而操纵动物。当植物和动物相互作用时,与我们看到的表象恰恰相反,起主导作用的通常是植物,而非动物”。
9213b07eca8065380cd78668af8fb644ad3459822434
争夺光线的藤蔓

《绿色星球》将向观众展示植物如何引诱动物为它们效劳,如何保护自己不被吃掉,更将揭露有史以来最大的生物体、植物界的猎食高手和世界上最恶毒的防御性植物。

此外,《绿色星球》还重点讲述了植物与人类的伴生关系。大卫·爱登堡爵士表示:“植物是人类最重要的盟友,我们的一呼一吸都依赖于植物,然而植物对人类而言,只是静止的旁观者,对于人类的所作所为没有反应,没有怨恨,只会默默死去,而这都是因为我们对植物的关注和了解不够” [4]  。
《绿色星球》的最后一集,讲述那些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的植物的故事。在印度一处自然环境恶劣的社区,到处是陡峭岩石峡谷,即便用钢筋混凝土建造一座传统桥梁,也会被湍急河流冲走。于是,当地人利用无花果树令人难以置信的生长速度和力量,培育树根建造桥梁。这些树根连接起来不断生长,形成了坚固而又美丽的自然之桥。这座桥梁存活数百年,帮助当地人渡河 [11]  。
对团队来说,这是一次不同凡响的拍摄,他们也经历了很多危险和挫折。
在加里曼丹岛丹浓谷拍摄娑罗双属植物的大年结实现象时,摄制组意外地打扰了金环胡蜂的蜂巢,于是蜂群袭击了摄制组成员。这并不是摄制组第一次遭遇袭击,一名研究人员在哥斯达黎加被蜇了三次。
你也不得不佩服团队的坚持和耐力,《雨林天地》团队在同一地点呆了三个星期,为的就是守着摄影机拍摄了几千张切叶蚁的照片。
因为植物和人类生活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于是摄制团队首创机器人移动控制系统,利用突破性的实时和延时摄影技术,使观众可以从植物的时间尺度和视角来观察它们的生活。
谈到创新,大卫·爱登堡爵士感慨道,“在《植物私生活》中,我们始终受限于那些极其沉重的、原始的拍摄设备,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带着设备去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我们可以进入真正的森林,亲眼看到植物和它的邻居一起生长、战斗、迁移、甚至死亡。在我看来,正是这些情景能使它们真正鲜活起来,让观众情不自禁感叹:天哪,这些非凡的生物简直和人类一模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也有生存和死亡,要战斗,要学会繁殖,诸如此类,只是它们做得很慢,所以我们以往从未见到过。在我看来,这一点便有一种催眠式的吸引力。”
喜欢看纪录片的朋友们会发现,似乎纪录片摄影师都是发明家。前有企鹅间谍、屎壳郎照相机,后有熊宝宝天线。这一次,团队自然也开发出了新产品。
359b033b5bb5c9ea15ce3098ed6ba1003af33a871534
“三脚树”摄影机器人

在这次拍摄过程中,制作团队联合工程师、光学专家和电脑专家,共同研发出了名为“三脚树”的摄影机器人,从7000个不同位置捕捉影像,“三脚树”能以人类的时间尺度移动,但在镜头中呈现的所有动作却是延时的。正是这项革新技术帮助摄制团队成功捕捉了切叶蚁从树上搬运树叶至地底的全过程,而这段镜头堪称此项技术的巅峰之作,目前尚无其他团队能完成类似作品。此外,热成像摄影机、放大帧叠加技术、超高速摄影机和高端显微镜技术的使用,使观众得以沉浸式感受植物细致且精妙的动态美感,观看视角和体验堪比《地球脉动》。

被问及拍摄植物的最大难度是什么?主创团队表示首先是团队规模比最初预想的要大得多。
团队里有一位延时拍摄专家、一位操作标清摄像机的摄像师、一位无人机操作员、能操作起重机的专家以及能在森林铺设电缆和轨道的专家。由于涉及各种不同的环境,团队常常需要配备几台不同的摄像机以及全套镜头。摄影师使用广角镜头拍摄树叶表面的绒毛, 这样可以让观众看到树叶的全貌,为观众提供详细而开阔的视角。
在一些拍摄中,团队需要携带超过50箱设备,而拍摄动物只需要15-20箱设备   。
                                      阿里云下载:https://www.aliyundrive.com/s/jT4gHdY1nW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