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Eutopia,作者:Gerhard Marx

在您阅读之前敬请注意:本篇的文本撰写及图片拍摄时序均在《Gerhard Marx的几个青蟹品种群分析及杂交构形式》中的引用文本及图片之前,是正文中这些大家已经熟悉了的品种的首次正式描述,提供了更多形态细节与来源记录--

之前那篇推送中有部分亲本描述、品种来源叙述与本文不一致的,以本文为准。

本文部分图片清晰度可能较差--


翻译:杨区区

Alsterworthia International. Volume9. Issue3.

Bastard Beauties

来自GM的自杂瓦苇品种介绍

Gerhard Marx

许多瓦苇爱好者在他们首次亲身观察原产地的野生瓦苇时,都会大吃一惊。那些去过产地的爱好者们都知道,旱季的瓦苇会皱缩到令人难以分辨,但雨季时的情况也并不会更好:即使刚刚被雨水冲刷过的区域,瓦苇植株表面依然泥沙横流,并有昆虫或啮齿类动物啃咬的伤疤。但就算野生的植物十分凑巧可以躲避风沙侵害与病虫烦扰,也很难比得上人工栽培环境下的光洁亮丽,具体来说就是野生环境无法进行观赏性状的筛选,以及园艺种的后代若有独特表现的个体也必将进行大量的扩繁。也正是因此,通过一些诸如杂交、筛选等育种手段,可以做出和亲本差异甚大的植株,甚至大到很难令人相信亲本的构成,如图2及图3是Haworthia retusa(正寿)的实生植株,作为对比,图1是野生的H. retusa(正寿)。

目前仍然很难准确预测杂交子代会将亲本性状遗传到何种程度,这就需要进行筛选,比如,两株H. pygmaea var. argenteo-maculosa(银星寿),都表现一般密集程度的白点,杂交之后,F1大部分表现比该种平均水平更密集的白点,还会有较少量个体表现的白点纹密集程度优于两亲本,将这两批植株筛选出来,再次进行杂交或回交,F2便会普遍获得更进一步密集的白点表现,重复此操作,直到获得几乎全白的株系,到这一步就差不多可以给它命名了。

所使用的亲本亲缘关系较远时,上面的方法也可以适用,同时亲本的选择也很重要:比如将一个表现较为一般的H. splendens(青蟹)和一株没什么特点的H. badia(芭堤雅)进行杂交,子代的表现可能就不会特别优秀,但如果亲本的H. splendens(青蟹)像图4那样斑纹密集,而H.badia(芭堤雅)经过了株型和窗面的筛选之后,F1就可以期待同时表现密集点纹、亮窗和叶形反曲的子代了。

0-48

【1.野生的H. retusa(正寿),图片来自AI】

0-47

【2. H. retusa(正寿)的实生植株,图片来自AI】

0-49

【3. H. retusa(正寿)的实生植株,图片来自AI】

0-50

【4. H. splendens(青蟹),图片来自AI】

0-52

【5. H. badia(芭堤雅),图片来自AI】

我的授粉技巧

我在这里必须说,Mary Parisi前几年送给我的“Optivisor”头戴式放大镜是我收到过的最棒的礼物了,它解放了我的双手,使授粉工作容易了许多。

我使用面向制表师的尖头镊子来转移雄蕊或花药,我的授粉方式一般会剥花,大部分瓦苇的花都是很容易剥的,将上方的三枚花瓣向上掀,下方的三枚向下掀,我们就可以看到上方带着花粉的雄蕊和下方的雌蕊。我通常在授粉之前将同一花葶上合适的雄蕊全部取下,再转移至需要进行授粉的母本花葶旁。摘除雄蕊时需要注意不要将雌蕊柱头一并扯下来,但不用担心,雌蕊一般伸不到那么长。父本提供花粉的小花的开放时间应当小于母本接受花粉的小花的开放时间。大部分瓦苇的雌蕊上半部微弯曲(朝向花被管上半部),授粉时镊子平放,沿花被管上缘进入,之后向下,使镊子上的花药与柱头接触。

以上是我在进行种内杂交时的人工授粉操作方法,现在各位读者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样记录不同果荚的父本的:我夫人有一台绣花机,与之配套的她也有大量不同颜色的丝线,用它来标记亲本十分顺手好用,比如,♀H. badia(芭堤雅)X♂H. splendens(青蟹),就在授粉完毕的花和父本上系一小段红色线,而同株♀H. badia(芭堤雅)X♂H. mutica(缪提卡)时,就可以在授粉完毕的花和父本上系两段绿色线。用这种方法就可以比较轻松地得知每一个果荚对应的亲本。

通过以上的方式进行人工授粉,不论结实率、种子质量与发芽率均远超野生环境下的自然杂交(有时甚至授粉量大到整个柱头都沾满花粉(译注:过大的授粉量易导致柱头缺水从而绝收,建议大家授粉时适量即可))。    

一些优选品种

必须承认,我所种植的瓦苇中最有特点的都是杂交得来的园艺种,瓦苇园艺品种的育种仍然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同时考虑到瓦苇野生种质的稀缺性,那些只种植带编号的野生瓦苇的收集者们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用园艺植株来取代野采植株了呢?

下面就请看一些我培育出的比较出色的瓦苇园艺种吧:

1.Haworthia ‘Lombard Star’(‘隆巴德之星’)

亲本构成:[(H. mutica(缪提卡)X H. mutica ’White Widow’(‘白寡妇’)) X H.‘Ginsekai’(‘银世界’)] X H. badia(芭堤雅)(译注:此式中父本在前)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整体星芒状,叶片微下卷,窗面较大,布满白色点纹,原始纹深绿至棕色,至多5条,在窗下缘与叶片下半部表皮相连,叶尖短尖,图中所示植株直径7cm。

评价:这一品种名为纪念来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George Lombard先生,这一品种与他有很深的渊源,也是这一品种育成的主要贡献者。那是在1996年,我和Kobus Venter做为向导带着George Lombard在南非考察野生瓦苇属植物,在此之前,我们和George已经进行过长时间的通信并结为挚友,在通信中我们得知George也是一位瓦苇属植物收集者,并且瓦苇繁殖技巧娴熟。

在考察之行的尾声,我们前往Kobus Venter的住所,并借此机会欣赏了Kobus种植的瓦苇们,恰巧在这之前,Kobus收到了一些来自Klippoort地区的H. mutica(缪提卡),这一产地是Peter Bruyns刚发现不久的,位于Drew东南部的一片区域,这株H. mutica(缪提卡)的形态与既往发现的产地种均不同,它的原始纹路非常白亮,并在白线纹周围还零星分布着白点纹。但很不幸,这批H. mutica(缪提卡)只有一株在花,看到这一情景我和George感到十分遗憾,要得到这批H. mutica(缪提卡)的互杂种子看来只能再等几年了。这时George注意到Kobus的H. mutica‘White Widow’(‘白寡妇’)也在花,Kobus这株白寡妇正是那株种植在卡鲁国家植物园的叶插苗,产地是Drew西北的Sanddrift地区(译注:点击这里以及这里获取有关白寡妇的两篇扩展阅读)。George当场建议Kobus将来自Klippoort的H. mutica(缪提卡)与这株白寡妇进行杂交,Kobus听从了这一建议并允诺若将来产出了种子就送给我们一些,几个月之后许诺的种子如期而至。

子一代(F1)的表现令人惊叹,与白寡妇成株之后才能在窗当中表现白云纹不同,子一代中许多个体在苗期即表现密集的白色窗纹,在后续的种植过程中,表现到云纹铺满窗面时的株龄也明显小于白寡妇。

出于对白云纹的喜爱之情,我给这批H. mutica(缪提卡)安排了好几种杂交方案,包括一些特选的H. splendens(青蟹),特白H. wimii(微米寿)(译注:即H. major(美吉寿),原文如此,下同),还有来自日本的园艺种H.‘Ginsekai’(‘银世界’)。

H.‘Ginsekai’(‘银世界’)杂交产生的幼苗(F2)表现令人欣慰,但整体株型十分像H. wimii(微米寿),于是我决定要对其株型和叶形进行改良,窗幅较大且叶片反卷的H. badia(芭堤雅)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杂交之后的F3中部分植株继承了来自H. badia(芭堤雅)的母系性状,植株整体表现更接近星芒状。

H. badia(芭堤雅)同样也是George Lombard最爱的瓦苇,我意识到我应当将这个白色星形的瓦苇品种命名为‘Lombard Star’(‘隆巴德之星’),若没有他第一步的杂交建议,这一品种也不会问世。

0-51

【6a. Haworthia‘Lombard Star’(‘隆巴德之星’),图片来自AI】

0-53

【6b. Haworthia‘Lombard Star’(‘隆巴德之星’),图片来自AI】

2. Haworthia ‘Black Knight’(‘黑骑士’)

亲本构成:♀H. marumiana var. dimorpha(胶叶卷)X ♂H. splendens(青蟹)

描述:叶片基生,株型紧凑,肌色暗绿,叶片上半部具纵向排列的气泡窗,分布于叶片中部的气泡窗缘表皮浅绿色,叶尖具刺,叶缘刺较短,图中所示植株直径7.5cm。

评价:南非夏季降雨区对于那些同样夏季开花的瓦苇来说并不好过,一些种比如H. marumianavar. archeri(蓝菊)及同种的H. marumiana var. dimorpha(胶叶卷)、H. wittebergensis(威特草)、H. mirabilis var. maraisii(莫瑞莎)、H. marxii(马克斯寿)、以及H. mirabilis(剑寿)下的一些变种,花序轴十分容易枯萎,症状表现为花葶的一小部分开始变软,之后倒伏、萎蔫,起初我认为其病原时真菌,因夏季的高温和湿润从而变得活跃,但之后有人告诉我这一病症属于虫害,花葶上变软的那一点即为昆虫叮咬所致。

这一病症在我居住在Grahamstown期间频繁出现,为我的夏季开花型瓦苇育种工作带来了诸多不便。1998年,除一杆H. dimorpha(胶叶卷)花葶外,其余的全部没能幸免,索性将其与没有杂交过的H. splendens(青蟹)进行杂交,子代表现令人满意,大部分都表现出了继承自母本的深绿至黑色的叶片颜色,同时在叶面表现来自父本的光滑气泡窗。这些气泡窗令我想象到一身黑绿色的鳞甲与铆钉,所以将这一品种命名为‘Black Knight’(‘黑骑士’)是十分合适的。

0-54

【7a. Haworthia‘Black Knight’(‘黑骑士’),图片来自AI】

0-58

【7b. Haworthia‘Black Knight’(‘黑骑士’),图片来自AI】

3. Haworthia ‘Aluminum Star’(‘铝之星’)

亲本构成:H. badia(芭堤雅)X H. splendens(青蟹)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大型,叶形较尖,肌色较深,窗面密具白色点纹,纵向原始纹白色,狭长,叶缘红色,图中所示植株直径8.5cm。

评价:H. badia(芭堤雅)拥有全瓦苇属最为明显的叶片下卷特征,拥有此特征的瓦苇在成株之后可以形成一个近似的半球形,这对于着重观赏窗面特征的瓦苇属植物来说是一项极大的株型优化,比如(后文会提到的)H. splendens ‘Dream Walk’(‘梦游’)(GM452)

我将这一品种取名为“铝之星“是因其窗面斑纹独特的金属质感,以及来自H. badia(芭堤雅)的星芒状株型。

名字中的“Aluminum”采用美式拼写。

0-56

【8a. Haworthia‘Aluminum Star’(‘铝之星’),图片来自AI】

0-55

【8b. Haworthia‘Aluminum Star’(‘铝之星’),图片来自AI】

4. Haworthia ‘Chock Wonder’(‘巧克力奇迹’)

亲本构成:H.‘Chocolate’(‘巧克力寿’)X[H.wimii Hayashi(微米寿)(= H. emelyae var. major(G. G. Smith)M. B. Bayer(美吉寿))] X H. badia(芭堤雅)

描述:叶片基生,株型小型,叶片紧凑,叶片深绿至深棕色,窗面白色,有光泽,不规则纵向分布气泡窗,具细小背窗,叶基部宽大,叶尖渐尖,具刺,如图所示植株直径8cm。

评价:几年之前,George Lombard先生曾赠与过我一株巧克力寿的植株(译注:巧克力寿=♀H.truncata var. maughanii(万象)X ♂H. springbokvlakensis(史扑寿))。这一品种的肌色正如其名,并且表现得十分稳定,虽然它易生侧芽,并因此主头的生长较为缓慢,但这并不妨碍它在育种中将它的肌色特征遗传给下一代。

我曾多次在杂交育种中引入巧克力寿做为亲本,也确实杂出过表现不错的株系,比如图中的‘巧克力奇迹’,就是用巧克力寿去杂H. wimii(微米寿)和H. badia(芭堤雅)的子代,父本的亲本构成与Bob Kent的‘Bev’s Wonder’(‘奇迹’)完全相同,所以要说‘巧克力奇迹’的亲本是H.‘Chocolate’(‘巧克力寿’)与H.‘Bev’s Wonder’(‘奇迹’)也未尝不可,虽然我自己的‘奇迹’是仿造的,但也比较完美地表现了来自H. wimii(微米寿)的窗刺和来自H. badia(芭堤雅)的尖叶,据说原版‘奇迹’的一个兄弟株系‘Imagine’(‘遐想’)和我的仿造‘奇迹’更像一点。

‘巧克力奇迹’的原始纹在窗上的不规则块状表现纹路加上白色的气泡窗会给观看者一种“它的亲本有H. splendens(青蟹)”的感觉,但实际上并没有。

0-57

【9a. Haworthia‘Chock Wonder’(‘巧克力奇迹’), 图片来自AI】

0-59

【9b. Haworthia‘Chock Wonder’(‘巧克力奇迹’), 图片来自AI】

5.Haworthia ‘Pink Nebula’(‘粉红星云’)

亲本构成:H.‘Marx Red’(‘马克斯红’)X(H.‘White Widow’(‘白寡妇’)X H. mutica(缪提卡))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大型,叶片微反卷,肌色亮粉色,春、秋生长季期间粉色稍浅,但也不至于完全变绿。图上所示植株直径7.5cm。

评价:这是一次将红色系的瓦苇:一株GM447特选株(林雅彦博士将其命名为‘Marx Red’(‘马克斯红’)),与另一株白色系的瓦苇:来自Drew地区的杂交muticaH.‘White Widow’(‘白寡妇’)X H. mutica(缪提卡)(采自Klippoort))进行杂交的尝试。‘粉红星云’在生长季结束时期会逐渐变成明亮的粉色,休眠期结束时会逐渐变绿,但并不会完全绿到品种特点毫无体现的程度。株型同‘铝之星’一样属于大型种,虽然没有H. badia(芭堤雅)的参与但叶形表现同样令人满意。

0-63

【10a. Haworthia‘Pink Nebula’(‘粉红星云’), 图片来自AI】

0-60

【10b. Haworthia‘Pink Nebula’(‘粉红星云’), 图片来自AI】

6.Haworthia ‘Someno’(‘南北’)

亲本构成:(H. marginata(瑞鹤)X H. minima var. minima(秋天星)X H. koelmaniorum var.koelmaniorum(黑王寿)

描述:叶片基生,幼株时叶片平展,株型较开张,成株后叶片较直立,叶片颜色深绿,正反面均具纵向排列的白色浅疣,偶见连缀,叶缘浅棕色,半透明,见图11a,图11c为强日照下的植株表现,图中所示植株直径8cm。

评价:H. koelmaniorum(黑王寿)原变种的花期非常长,几乎贯穿整个夏季,所以就有很多机会和同Hexangularis(十二卷亚属/小型硬叶亚属)的瓦苇进行杂交,甚至可以和Robustipedunculares(星苇亚属/大型硬叶亚属)的瓦苇进行远缘杂交——虽然这样做的结实率不高。‘Someno’(‘南北’)就是这样一个大型硬叶亚属(H. marginata(瑞鹤)与H. minima(秋天星),均采自Bredasdorp地区)与H. koelmaniorum(黑王寿)的成功杂交品种,(H.marginata(瑞鹤)X H. minima(秋天星))的形态特征与H. mortonii十分相似。

‘Someno’(‘南北’)幼株时株型平展,叶片开张,倾向于H. koelmaniorum(黑王寿),成株后的直立叶形特征倾向于H. marginata(瑞鹤)。

品种名“Someno”来自于“South-meets-north(南北相遇)”,H. koelmaniorum(黑王寿)是分布于南非最北端的瓦苇,而H. marginata(瑞鹤)和H. minima(秋天星)的产地都十分靠南。

0-62

【11a. Haworthia‘Someno’(‘南北’),图片来自AI】

0-64

【11b. Haworthia‘Someno’(‘南北’),图片来自AI】

0-61

【11c. Haworthia‘Someno’(‘南北’),图片来自AI】

7. Haworthia ‘Kent’s Wonder’(‘肯特奇迹’)

亲本构成:(H. wimii(微米寿)X H. badia(芭堤雅))X(H.‘Ginsekai’(‘银世界’)X H.splendens(青蟹))

描述:叶片基生,株型扁平,叶片颜色偏红,叶片披针状,尖端微反卷,叶缘具白色细齿,窗面具纵向原始纹,原始纹红棕色,具细小窗刺,叶尖短刺,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cm。

评价:我应该是第一批收到来自Bob Kent的H.‘Bev’s Wonder’(‘奇迹’)的,他在把‘奇迹’寄给我的时候还没有确定这一株系的名字,当时对这一株系的称呼是“B-Bev”,之后才确定了‘Bev’sWonder’(‘奇迹’)的品种名。株系内的植株用A/B/C/D来编号,但我不确定我拿到的那株‘奇迹’无性繁殖小苗的具体编号。‘肯特奇迹‘是众多’奇迹‘株系内个体之一与日系品种‘银世界’和H.splendens(青蟹)的杂交。

0-65

【12a. Haworthia‘Kent’s Wonder’(‘肯特奇迹’),图片来自AI】

0-66

【12b. Haworthia‘Kent’s Wonder’(‘肯特奇迹’),图片来自AI】

8. Haworthia ‘Toffee-O-Lux’(‘焦糖太妃’)

亲本构成:H. splendens(青蟹)X H. ‘Ginsekai’(‘银世界’)

描述:叶片基生,株型紧凑,叶片深棕色,叶尖微倾斜,窗面原始纹不规则深棕色,窗面具白色斑块,稀具细小窗刺,叶缘具白色短刺,指向叶心,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5cm。

评价:‘焦糖太妃’来自一株特白H. splendens(青蟹)GM452与日系品种‘Ginsekai’(‘银世界’)的杂交。‘焦糖太妃’非常适合做杂交育种亲本,标志性的棕色带白边纹路遗传性良好,而且这一品种本身的纹路也有进一步优化的价值。

品种名来自于一个确实存在过的太妃糖品牌,不过早已停产,我儿时的零花钱没少贡献给他们。

0-67

【13a. Haworthia‘Toffee-O-Lux’(‘焦糖太妃’),图片来自AI】

0-68

【13b. Haworthia‘Toffee-O-Lux’(‘焦糖太妃’),图片来自AI】

9. Haworthia ‘Triple B’(‘三重奇迹’(‘3B’))

亲本构成:(H. wimii(微米寿)X H. badia(芭堤雅))X(H. badia(芭堤雅)X H.‘Ginsekai’(‘银世界’))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大型、紧凑、扁平,叶片颜色深绿,叶缘红色,具细刺,指向叶心,窗面白色,疣点凸起,原始纹纵向,如图所示植株直径9.5cm。

评价:‘三重奇迹’来源于上文提到的“仿造‘奇迹’”与H. badia(芭堤雅)和‘Ginsekai’(‘银世界’)的杂交。它的部分兄弟株表现几乎完全来自H. badia(芭堤雅),但图中这一株在苗期首次特选时即表现出了更加粗糙的窗面与大型植株的倾向。

我每次观察这一品种时都觉得这应该是一个H. splendens(青蟹)的后代,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标错了亲本,或是别的杂交种的种子混进来了。在我所杂交出来的瓦苇中,没有任何一株拥有类似的性状组:与‘Lombard Star’(‘隆巴德之星’)相同的白度,加上更粗糙的窗面,同时株幅也是数一数二的。园艺名‘三重奇迹’(‘3B’)来自于“Big Beautiful Bastard(大型自杂美品)”的首字母。

0-71

【14a. Haworthia‘Triple B’(‘三重奇迹’),图片来自AI】

0-70

【14b. Haworthia‘Triple B’(‘三重奇迹’),图片来自AI】

0-69

【15. H. badia(芭堤雅)X H. ‘Ginsekai’(‘银世界’),图片来自AI】

10. Haworthia ‘Glass Emblem’(‘玻璃纹章’)

亲本构成:H. pygmaea ‘Crystallina’(‘水晶’)X H. splendens(青蟹)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紧凑,叶片较短,深绿色,粗糙,从窗基部产生七条纵向纹路,延伸至叶尖,不相交,窗面密具透明疣点,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cm。

评价:我曾花费数年时间连续播种Kobus Venter送给我的来自Great Bark River流域的H.pygmaea(磨面寿)JDV84/15,以筛选出窗面和疣点最透的个体,最终得到了配得上“水晶”这一名称的磨面寿,但它的遗传特性不太稳定。

‘玻璃纹章’是一株特白H. splendens(青蟹)GM452与‘水晶’的杂交株系中表现最优秀的个体,它同时表现了来自‘水晶’的透明窗疣与来自GM452的亮窗。

0-72

【16a. Haworthia‘Glass Emblem’(‘玻璃纹章’),图片来自AI】

0-73

【16b. Haworthia‘Glass Emblem’(‘玻璃纹章’),图片来自AI】

11. Haworthia ‘Protorose’(‘普罗托玫瑰’)

亲本构成:H. pygmaea ‘Crystallina’(‘水晶’)X H. ‘Ginsekai’(‘银世界’)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小型,叶片肌色较深,窗面白色,原始纹深绿,3-8条,始于窗基部,向叶尖聚拢,窗面密布白色细疣,偶具纵列刺,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5cm。

评价:‘普罗托玫瑰’来自于H. pygmaea ‘Crystallina’(‘水晶’)JDV84/15株系的最优个体与日系品种‘银世界’的杂交。这一品种的株型与叶形十分像H. wimii(微米寿),但‘普罗托玫瑰’的窗面疣点更加细密。

0-74

【17a. Haworthia‘Protorose’(‘普罗托玫瑰’),图片来自AI】

0-75

【17b. Haworthia‘Protorose’(‘普罗托玫瑰’),图片来自AI】

12. Haworthia ‘Gothlet’(‘歌德莱特’)

亲本构成:H. pulchella var. pulchella(普切莱)X H. ‘Bev’s Wonder’(‘奇迹’)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小型,叶片细小狭长,颜色深绿,叶缘及叶背具明显纵列刺,叶片生反面均具明显白刺,不连缀,如图所示植株直径6cm。

评价:这个深色具刺的小型种来自于H. pulchella(普切莱)(产地Die Draai,Touwsriver东北地区)与H.‘Bev’s Wonder’(‘奇迹’)的杂交,杂交株系与亲本的表现差异非常大,大到几乎可以认定为一个新种的程度。‘歌德莱特’的形态特征更接近于母本H. pulchella(普切莱)。

0-76

【18a. Haworthia‘Gothlet’(‘歌德莱特’),图片来自AI】

0-77

【18b. Haworthia‘Gothlet’(‘歌德莱特’),图片来自AI】

13. Haworthia mutica ‘Drew White’(‘德鲁白’)

亲本构成:H. mutica(缪提卡)(from Kilppoort)X H. ’White Widow’(‘白寡妇’)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中型,叶片微反卷,叶尖渐尖,叶片颜色深绿至棕色,窗面密被白色云纹,成株窗中心几乎纯白,窗面具5-7条纵向原始纹,偶具小块状深色绿纹。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5cm。

评价:‘德鲁白’来源于两株H. mutica(缪提卡)的杂交,父本采集自Kilppoort地区,母本H.‘White Widow’(‘白寡妇’)是来自Sandrift地区的特选个体,成株后会在窗中心形成致密的白云纹。

0-78

【19a. Haworthia mutica ‘DrewWhite’(‘德鲁白’),图片来自AI】

0-79

【19b. Haworthia mutica ‘DrewWhite’(‘德鲁白’),图片来自AI】

14. Haworthia ‘Sago Jelly’(‘西米冻’)

亲本构成:H. bayeri(贝叶寿)X H. mutica(缪提卡)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紧凑,扁平,叶心微凹,叶尖较钝,窗面具白色点纹,纵向纹路约4-6条,一般纵向或向叶缘侧延伸,偶有向叶片中轴延伸。如图所示植株直径7.6cm。

评价:与上一个‘德鲁白’相似度甚高,但仔细看的话纹路细节仍存在诸多差异。

0-81

【20a. Haworthia‘Sago Jelly’(‘西米冻’),图片来自AI】

0-83

【20b. Haworthia‘Sago Jelly’(‘西米冻’),图片来自AI】

15. Haworthia ‘Dream Walk’(‘梦游’)

亲本构成:H. bayeri(贝叶寿)X H. mutica(缪提卡)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中型,叶片微反卷,深绿至棕色,窗色灰绿,具白色网格状纹路,纹路边缘模糊,如图所示植株直径8cm。

评价:虽然是上一个‘西米冻’的兄弟株,但形态差异蛮大的。

0-80

【21a. Haworthia‘Dream Walk’(‘梦游’),图片来自AI】

0-82

【21b. Haworthia‘Dream Walk’(‘梦游’),图片来自AI】

16. Haworthia splendens ‘Toffee’(‘太妃糖’)

亲本构成:H. splendens(青蟹)变种内筛选。

描述:叶片基生,植株中型,紧凑,扁平,叶片渐尖,夜色深绿至棕色,窗面密布白色至浅紫色斑纹,并纵向分布有棕色断续绿纹,向叶尖聚拢。如图所示植株直径8cm。

评价:H. splendens(青蟹)的叶面纹路形态丰富,即使近缘杂交子代也几乎各个不同,‘太妃糖’就是其中一株纹路表现独特的优选个体。

0-84

【22a. Haworthia splendens ‘Toffee’(‘太妃糖’),图片来自AI】

0-85

【22b. Haworthia splendens ‘Toffee’(‘太妃糖’),图片来自A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