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荒漠肉植记,作者:乌镇寻

入十二卷坑好几年了,只钟爱原始玉露,大概养了3.40棵,把最好的阳光位给了它们,还剩了很多棵其他十二卷,包括寿,玉露之类的植物,只好让它们在其他阳光位不够的地方挤一挤。

640-44在成都阴雨霾霾的日子里,它们徒的一塌糊涂,已经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了,但是吧,因为有感情了,送人舍不得,扔掉更是心痛。640-45苦于没有办法,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些产地图,它们给了我无限的灵感,一起先来欣赏一下自然环境中的十二卷们吧!

640-48

大多数的十二卷原产于南非,它们生长在石英岩中,在灌木丛的阴影下茁壮成长。

640-49

叶子干枯了一层又一层

640-47

严重的干旱并没有击垮它们,反而让它们的叶型更加的紧凑。

640-46

碧绿的叶子在杂草丛中相当惹眼

640-50

毛绒绒的外型也特别可爱

640-51

这棵生长在岩石缝里,身体已经严重变形了,但是它依然在顽强的活着,甚至开出了花朵繁衍后代。

640-52

Haworthia picta 紧贴地面生长,快要被晒成了粉色。

640-53

Haworthia bayeri 看起来快要缩进地底下了,叶子饱满而肥厚。

640-56

Haworthia bayeri  全身都被晒红了,与之前的绿色完全是两种极端。

640-55

Haworthia bayeri hayashii 已经被石头掩盖了,依稀能看到它们的轮廓。

640-54

Haworthia bayeri hayashii 若非仔细寻找,真的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

640-57

好了,看完了这么多的产地图,我内心已然明了,既然家里的阳光位不够,那我是不是可以把它们跟其他大型植物一起种在花盆里呢?

我还养了月季,茶花,蓝莓,完全露养,虽然夏天的太阳毒辣了点,但是它们的树叶还可以为十二卷遮阴呀?

640-58

透过树叶的光不是正好适合它的生长吗?不至于被直射光晒死晒伤。

说干就干,我在今年3月开始把十二卷移栽到月季,蓝莓和茶花盆里,都是大号的加仑盆,配土都是园土和营养土,没有颗粒,但凡出太阳就浇水。

640-59

而整个夏季除了下雨都是天天浇水,还是早晚两次,因为是楼顶露养的,太阳特别毒辣,浇一次根本没用。

640-60

这些玉露从此就与月季、茶花为伴

640-61

如今已是半年过去了,它们都活的好好的,没有半点伤亡,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640-62

明年开春打算移栽更多的十二卷在花盆里,让它们混合生长,但是我不会再选月季了,因为月季太容易得白粉病了,而且还根治不了,今年夏天我损失了两棵大型月季,直接砍头到根部才保住了一命,现在又发了新枝。

640-63

平常把一些枯叶和花生壳之类的扔花盆里当养料

640-64

还附带在盆里种了蒜苗和葱

640-65

这是一棵极端,月季都被干死了,它还活的好好的,只不过没了遮阴处,明年给它换一个搭档。

640-6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