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荒漠肉植记,作者:乌镇寻

 640-1861

(东京块根植物潮流本部 BOTANIZE)

用一个新热点做这篇文章的开篇,我认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这个厂牌之前,多浆植物块根类目是一个小众的类目,与之相关联的信息,并不是很多。

让一些想要对其进行了解的爱好者,难窥入门径。说到这里,我相信很多人知道我要说的是哪个厂牌。

它就是:S R L!

640-1854

640-1853

(NO. 3502)

我想有必要对这个厂牌做一个简单的介绍,SRL的全称是SPECIMEN(标本) RESEARCH(研究) LABORATORY(实验室)其隶属于潮流品牌NEIGHBORHOOD。
640-50

把潮流与植物融为一体,毫无疑问是一个大胆的选择。但是从现在来看,他们非常成功。

横町健(Ken Yokomachi)的“植物与植盆视为一体”理论在这里产生了化学反应,短短几年,在全世界范围斩粉无数。
各种潮流媒体,杂志,期刊...的宣传加剧了发酵,让一个多浆植物小众分支,野蛮生长为主流热度支柱。
这是设计的魔法,同时也是园艺的魔法。
640-1855说到潮流,很多人都会有压力,在多数人的认知中似乎与“田园牧歌”背驰,事实并不是这样,因为一些误导性宣传导致其出现了一些广谱性理解偏差。
“TREND”是其最早形式,在90年代初期被翻译为“潮流”,我对其的理解是一种动态,是一种对美追求的分支。
这其实就是很多人都在做在追求的东西,只是并没把其定性而已。
640-1856一些潮流媒体对于块根植物的一些描述我认为很有意思,我把其大致精简了如下:
块根植物映射出当代年轻人的孤独,同在逆境中坚毅的共鸣,以及不愿意被磨去棱角边饰保留自己标签的意愿。

这些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其中包括我,这里我所指的是块根本身的属性。在读过Ralph Waldo Emerson的著作《论自然》后,我相信很多人也会和我一样产生共鸣。640-1857

我在这篇文章中选取的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块根类目来聊一聊,在众多的块根植物中,它只是一小部分,并且并没有被划过重点,这可能因为种种原因...

640-1858

(Cyphostemma betiforme 图片源于bg.denda)
Cyphostemma属,大部分人称呼其为“葡萄瓮属”,Cyphostemma这个词,源自于两个词的组合,前半部是源自于希腊语中的kyphos,见过有些文中将其翻译为“驼峰”,我认为翻译成“瘤”更为合适一些,显然是形容其‘茎’。
而后半部分stemma,则显而易懂,形容其密集且数量很多的花(花环),其隶属于葡萄科,所以与水果葡萄(葡萄科葡萄属),常见的爬山虎(葡萄科地锦属)是有着一定的亲缘关系。Cyphostemma属目前有记录的大约有250种(而另一种说法是150种左右,改天要数一下),其中在块根类目中热度很高的品种,都集中在非洲,而其延伸很广泛,比如我国近几年才填补了该属空白的品种Cyphostemma dehongense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640-1860

(Cyphostemma uter var.macropus 图片源于r.g3333_6666)
这个属成员用千奇百怪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因此也让很多人很困惑,但同时也是其魅力所在,从外观简易的分化可以将其分化成两大类型。
一种是藤蔓形式,另一种则是非藤蔓形式,当然还存在一些中间形式,从现状而言,非藤蔓类型的大部分品种会人气更高一些。
比如:Cyphostemma currorii(柯氏)、Cyphostemma betiforme 、Cyphostemma uter ...我并不打算一一罗列的介绍品种。
因为我认为这很不现实,而且这是商业目的的推手需要做的事,他们应该介绍他们想要销售的商品,不是吗?

640-1859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bizarre.plants)

很大部分葡萄瓮成员,都属于一张照片都难找的状态,或者是一张模糊的老照片,完全没办法获取什么信息的那种。
具体什么样子有什么栽培变化,目前很难有个准确的定论,而流通且熟悉的只有几十种,这里面还包含了产地形式,变种....其中代表品种,且广为认知的品种,我想非Cyphostemma juttae莫属。
Cyphostemma juttae = 祖逖 = 祖提葡萄瓮。
640-1862
(Cyphostemma juttae 图片源于Andrew_Massyn)
这毫无疑问是一种很cool的植物,也是很多人了解的第一种葡萄瓮(我就是)。它们能长到很大,但这需要很长时间。
如果达到有些可以称之为“巨人”的尺寸,甚至需要花费栽培者一生(因此大的植物一直非常昂贵)。
虽然引入国内多年,将其养到很壮观的程度的植株直至今日依然不常见。

640-1863

(Cyphostemma juttae 巨大到无法想象,图片源于the_pleasure_garden)

虽然祖逖很广谱,但是对于大多数繁殖者而言,播种发芽率还是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
这个在很多Cyphostemma属成员上,由其是这些在非洲内陆分布的“非藤蔓类型”尤为明显,并且从种子发芽到两片乳叶展开,相比一些其它植物而言还是蛮长的。
640-1865
(Cyphostemma juttae ,图片源于ariels_nursery)
而在马达加斯加岛上分布的一些Cyphostemma属成员则相对好很多,这些马岛上生长的葡萄瓮的种子相对更容易发芽。
而且从发芽到两片乳叶展开,时间就会短很多,不过就算这样,对比其它植物而言,它们发芽率依然显得很低。为了改善这一现状,一些爱好者使用了破壳催芽这个方法,效果明显有所改善,只不过需要一定的技术,是个需要积累熟练度的技能。
640-1864因此扦插是个不错的方式,无论是嫩枝条还是老枝条,一些藤蔓类型的葡萄翁,也可以进行扦插。
在随后的时间里会长出块根,只不一颗植物一年也长不出多少可以用来扦插的枝条...如果会影响美观的前提下,大部分人也不愿意做这件事(切下枝条或者一部分茎)。

640-1866

(Cyphostemma uter 图片源于tg.plants,从根茎扦插到开花植物,不到一年,整个冬天都在补光灯下生长)

价格似乎是更多人关心的点,金钱总是推动一个行业发展的原动力,那么昂贵的品种,总会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点。
作为块根而言,几乎所有大尺寸的都很昂贵,这是目前不争的事实。
哪怕是野生植物,去的时候没有路,很难找到水,没有加油站,商店的地方扛一颗几十斤上百斤的植物,通过重重关卡送到你面前,其身价必然是昂贵的,当然,还需要赌其是否可以成活。而需要耗费一生或者更久的时间才能栽培到巨大且壮观的植物,其身价自然也与廉价没什么关系,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640-1866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pugdogrock11 )

所以一颗可以让人发出赞叹的Cyphostemma(葡萄瓮)它的身价都很昂贵,无论是什么品种。
有多昂贵呢?
五位数,或者六位数,我并没有见过七位数身价的,可能也存在吧!很难想象那是一颗什么样的存在。不过其中一些人气品种,有其市场稀缺或种种原因,获得一粒种子或者一颗苗也需要付出很多金钱。比如:安哥拉葡萄瓮。
其在国际上被称之为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也有人使用另一套分类,用单种的形式称呼它为Cyphostemma macropus。
640-1867
(Cyphostemma uter var.macropus 图片源于r.g3333_6666)
之前看过一个欧洲销售商是这样介绍的。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 is the Holy grail for Cyphostemma collectors.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 是 Cyphostemma 收藏家的圣杯。)
这句话我认为并没有什么夸大其词,如果你是一位葡萄瓮骨灰粉,你也会这样认同。从广谱认知而言其属于Cyphostemma uter的变种,主要种群分布在纳米比亚北部,而Cyphostemma uter没有特定的中文名称。
640-1868
(Cyphostemma juttae图片源于the_pleasure_garden) 
有些爱好者就用其产地,纳米比亚葡萄瓮来描述它,这就造成了非常大的混乱,纳米比亚葡萄瓮这个代号被使用描述了三种葡萄瓮。
Cyphostemma uter
Cyphostemma seitzianum
Cyphostemma bainesii
这三种葡萄瓮确实都在纳米比亚有分布,但是这种混乱在交流上显然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所以就衍化出了新的称呼。
Cyphostemma seitzianum = C S
Cyphostemma bainesii =C B
而Cyphostemma uter则经常会被用“安哥拉葡萄瓮”这个代号描述。
Cyphostemma bainesii =C B这个描述也有问题,因为Cyphostemma betiforme 也可以称呼为C B。
640-1870

(Cyphostemma bainesii 图片源于r.g3333_6666) 

虽然Cyphostemma betiforme 小型产地形式被称之为“索马里小叶葡萄瓮”

Cyphostemma betiforme 的另一个大型形式怎么称呼呢,这种形式还很多且常见,并且Cyphostemma betiforme已知的产地形式,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在下面我会贴图)。

所以暂时先结束这种绕口令一样的游戏吧,继续Cyphostemma uter 没有特定所指中文名,但是和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的身价近乎于一样的(有时候也会根据市场稀缺性出现一个浮动变化)。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广谱认知是uter的安哥拉产地种群,独立且隔离。

640-1869

640-1871

(这是raresucculents所展示的原生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图片)
至于uter与安哥拉的区分,从种子上可以做到一目了然,栽培状态在单从某一个特征来进行区分,都会显得不是很客观。
从raresucculents的销售的安哥拉植株来感受一下它的昂贵吧!
640-51
640-52葡萄瓮的栽培风格差异有多大呢?还是用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来举例吧。

640-1871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 图片源于billylokk)

640-1872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 图片源于hysteriagarden)

640-1873
(Cyphostemma uter var. macropus 图片源于clubplant)
很遗憾,我并没有找到SRL的图片,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栽培这个品种,我相信那个风格会很独树一帜。
Cyphostemma家族有大型成员,自然也有小型成员。

640-1874

(Cyphostemma betiforme 图片源于bg.denda)
比如Cyphostemma betiforme的小型形式,更多人称呼其为“索马里小叶葡萄瓮”它尺寸对比那些巨人而言,十分迷你。经过很长时间的栽培,也看起来小巧玲论。在这里我并不想探讨其是否分布在索马里这个问题,因为很多商业名称不准确,已经司空见惯。
如果这是一篇学术论文,严谨的态度是必须的,而这只是一片闲聊码字而已。Cyphostemma betiforme 市面上流通更多的并不是这种小型产地形式,而是另一种。
640-1877
(Cyphostemma betiforme )
没错,就是上图这种大型的,它们在外观上有着很直观的区分,小形式的最大的尺寸,与这种也相差甚远。当然,还有第三种形式。我并不能确定它是否为产地形式,或者是特定个体,但是这颗Cyphostemma betiforme非常奇特。
640-1876
640-1875
(Cyphostemma betiforme )
这颗植物很有名,之前出现在展会上引起了很多讨论,一直到现在很多人也对其念念不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颗Cyphostemma betiforme。其实上述的非藤蔓形式的葡萄瓮,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彭大的地上部分茎”,而很多藤蔓形式的葡萄瓮似乎更符合“块根”这个定义,当然,这只是一句吐槽而已。
下面是三颗Cyphostemma montagnacii(蒙氏葡萄瓮,这些藤蔓形式的葡萄瓮相对而言比较常见的品种。

640-1878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hhtan0409)

640-1866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pugdogrock11)

640-1879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coco.ho.7393)

完全是三种不一样的既视感,藤蔓形式葡萄瓮具备更强的可塑性。这点包括块根的形状,以及枝条结构。
因为大部分这类cyphostemma,枝条并不会在休眠时全部枯萎,每年都会保留下部分,所以无论是块根以及枝条都具备很强的可塑性。

640-1880

(cyphostemma montagnacii 图片源于r.g3333_6666)

这类cyphostemma montagnacii其实目前的开发度不是很高,很多品种只能找到小苗以及野生植株的图片,甚至有一些完全找不到,存在多种sp(未确定种)。
所以园艺栽培风格更是无从谈起。还需要在随后的栽培中逐渐摸索,相对于非藤蔓形葡萄瓮,这类葡萄瓮国内国内自产率更低。
大部分种子依附于进口,虽然一些品种苗价亲民,但是大尺寸植株身价依然非常昂贵。这就是这样一个现状,总结一下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640-1881
(图片源自于Raye   腰斩扦插 )
那么问题来了葡萄瓮好种吗?
答案是:非常容易栽培虽然播种发芽率充满了玄学奥秘,但是非洲分布的这些葡萄瓮都很好种,如果非要給这种‘容易栽培’下个定义,我的答案是“娶妻当如此”。
首先它对基质(土壤)不是很挑剔,其次它对环境不是很挑剔,再者它对管理也不是很挑剔。
葡萄瓮虽然是夏型种,但是在凉一些的春秋也能很好的生长,不像有些夏型种块根非要很热才能长的很好。

640-1882

(cyphostemmabetiforme 图片源于uehane)

在南北方都可以栽培的很好(普遍现象是北方块根彭大的快,南方叶子长的旺)。温度差不多就可以露养,叶子晒坏了不要紧,再长就是了,冬天断水也可以抗住正常北方棚内低温。
差不多就是那种,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能种的多肉植物,既可满足自己潮流爱好,又能做家摆绿植增加软装品味,能与装修风格搭,且能加分的多肉植物,大部分都在块根类目中。

640-1883

只不过对其习性理解差一点的爱好者栽培的葡萄瓮可能叶子看起来会有点丑,高湿度环境,大水,弱光会出现茎部“头重脚轻”现象,个别藤蔓形品种通风差点,长势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几乎不会出现死亡。

不过多花一些心思在自己"妻子"身上,总归会让自己"妻子"变的“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管理更合理,栽培更精细,多见一些阳光,养一盆健健康康状态好的葡萄瓮,在我看来比养一颗健健康康状态好的景天容易多了。
640-1884
葡萄瓮可能会陪伴你很久,也不会花费你太多精力,却能让你收获很多栽培植物的乐趣。
看着叶片肉眼可见的生长,这可能是对于喜欢栽培植物的人最好的奖励了,起码对于我是。
感谢小肆的精彩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