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k jsem (ne)viděl Gymnocalycium cardenasianum

 

作者: Nešuta Vladimír

翻译:凯

出处:INCACT  2020年第213期

 

我们于 2019 年 1 月访问了玻利维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仙人掌之旅。我的愿望之一是在原生地中看到G. cardenasianum(光琳玉),尤其是它的亚种 armatum。

640-78

1 月 18 日,我们在 La Parroqia 附近的一个地点停了下来,在那里,我有 G. armatum 的产地坐标。下了车,穿过荆棘丛生的灌木丛,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到了第一批光琳玉。

640-79

这个地方的光琳玉数量很多,拥有巨大体型的美丽Parodia commutans (maxima)(翁舞玉 )。

640-80

640-81

该地区的光琳玉通常是G. armatum f. 【Light thorns(黄刺亚种?)】,或者是G. cardenasianum(光琳玉)和G. armatum(超刺光琳玉)的过渡种。

640-82

640-83

同一天下午晚些时候,我们到达Paicho Centro,靠近Wuaico Seco村的区域是真正的 G. cardenasii v. armatum (超刺光琳玉)分布地,黑刺个体出现了。

640-84

640-85

临近傍晚,我们决定在现场过夜。我最喜欢这个,因为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详细的研究、摄影,并寻找成熟的种荚。

640-86

该位置离村子很近。我在周围的山上看到过正在放牧的孩子,但这里依然有很多植被,并且看起来状况良好。还有Parodia commutans(翁舞玉)等其他球类。两天后,我们从Yunchar开车到了Carrizal以南约60公里的San Juan del Oro河谷。我的坐标里有另一个位置,位于Higueras 镇附近,那是观察经典的 G. cardenasianum(光琳玉) 的最后机会,随后我们在那里停了下来。下车后,在河流后面,你可以看到这个位置——在礁石后的一条相当陡峭的山脊上。

640-87探险队的其他成员不想在炎热的天气里呆在这里。但我不想放弃,所以我自己出发了。河水漫过膝盖,杂草丛生,坡陡难行。在第二次尝试时,我穿过了最陡峭的部分,令我惊讶的是,我遇到了一条古老的石头人行道,很容易走到山脊。

在上坡的路上,我看到了Parodia fulvispina v. Brevihamata。

640-88

640-89  Blossfeldia liliputiana 松露玉

我一直爬到山顶,松露玉出现了。它很小,但它开花了,上面还结着未成熟的果实。

640-90

我拍了几张照片,挑了一些成熟的种荚(种子发芽很好),然后赶紧回去,以免耽误其他人。

640-91

640-92我有点疲倦,但很满意,因为我已经过了河,其余的探险队成员还在水里。回家后,我在19年1月的Cactaceae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随后意识到上图和这个网站的描述非常相似,我发现了新描述的G. cardenasianum v. pseudocrassispinum(光琳玉变种)。

640-93经典的G. cardenasianum

推荐文献:Cactaceae etc. 1/19 和·Kaktusy 2004/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