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Eutopia,作者:杨区区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VELVET LEAF ANTHURIUMS IN NATURE & CULTIVATION

cyclanthaceae@gmail.com

原作:exotica-esoterica

摄影:R. Parsons

翻译:杨区区

2019年3月20日


译注:本篇推送的名称是《增补篇》,也就是对之前四期绒叶型花烛内容的扩展和补充。原文The Definitive Guide to Velvet Leaf Anthuriums in Nature and Cultivation 原载于本文作者的个人网站,在上面列出的2019年3月20日是本文的首发时间,而线上平台的优势就是可以随时修改,在后续的阅读中我们也会读到一些2019年3月20日之后发生的事情,包括对相同植物的后续状态跟踪、新品种补充、做出的消费建议等等,这些内容就在这个增补篇里了。同样增补篇本身也会面临时效性的问题,本次增补将会收录一部分从每篇译文的成稿之日起到2022年3月30日之间的新增内容。

Alismatales 泽泻目

└ Araceae 天南星科

   └ Pothoideae 石柑亚科

     └ Anthurium 花烛属

640-3666

【▲绒叶型天南星非常适合搭配浅色且明显的叶脉,这样一来对比明显,观赏效果更好。上图并不是花烛属的物种,而是一株Alocasia reginula,Sabah地区型,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640-3667

【▲一株获奖植物Anthurium carlablackiae ‘Morticia Addams’的子一代的初花。对于这个物种来说,叶片和苞片的颜色可以有很多变化,不过长久以来对幼苗的深色叶片特选也已经为这一系列的天南星园艺化改良奠定了基础。上图植物的后续株系个体、兄弟株与亲本A. carlablackiae 的无性繁殖植株已经于2021年底在北美上市。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640-3669

【▲一株目前仍然缺乏描述的Cardiolonchium 组花烛A. sp. nov. DF.,缺乏描述的原因在于它可能和一些来自佛罗里达的杂交品种名产生了混淆,其正确将会在2021年底或2022年初补完,详尽的描述中将会提到一些将其与其它物种或品种区分开来的关键特征,希望到时不再有类似的品种争端,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译注:上图在原文被翻译之后替换了下图,可以认为是状态更新)】

640-3668

【▲一株目前仍然缺乏描述的Cardiolonchium 组花烛A. portillae,来自厄瓜多尔】


Anthurium papillilaminum

该物种最早由Robert Dressler博士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采集,采集于巴拿马加勒比海与运河沿岸的低地雨林,但是在这之后,野外的再发现就很罕见了。直到二零零几年的时候,该物种被大量园艺化栽培,再次进入广大爱好者的视野。生境中的A. papillilaminum 常见于陡坡和近海的破碎地表,和A. dressleri 的分布地部分重叠。A. papillilaminum 的居群内差异度很高,主要是叶片的形状和颜色,但是所有A. papillilaminum 的共同特征包括近圆柱状的叶柄和黄绿色的肉穗花序。良好表现的A. papillilaminum 的叶片正面呈现深色的天鹅绒质感,叶背紫水晶状。状态良好的A. papillilaminum 能够在大批观叶植物中脱颖而出。

就像一些其它花烛一样,A. papillilaminum 在20世纪70-80年代开始了自己的园艺化育种进程,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一些A. papillilaminum 多重回交个体可能就是来自这一时期的南佛罗里达和夏威夷的育苗机构——但是考虑到当时的记录和追溯难度,这些亲本记录中不排除有大量的复制粘贴痕迹,因为连续多代的详细记录就算是现在的苗圃也很难实现。最近的一份研究分析了一些来自美国爱好者的A. papillilaminum 及其杂交物种图集,得出的结论是标称A. papillilaminum 的植物的表现已经被近缘物种稀释得很严重了,以至于2021年春季,本文作者在网上搜了一圈,号称出售A. papillilaminum的商家以及晒出图的爱好者竟无一能和最初的描述完全吻合,所以如果大家有渠道购买到来源翔实可靠的A. papillilaminum 的话,值得为其多花一些钱。别信标签。

目前认为A. papillilaminum 的地区型基本分布在以下三个位置:巴拿马运河西岸、Lago Gatún北部以及Portobelo附近某处,此三个位置都位于Colón省的加勒比海岸雨林和遗迹保护区内,最近也有在Colón省东北部的目击记录,也同样是加勒比低海拔地区。

下方的几组图片将为大家展示一些A. papillilaminum 的地区型原始种质,以及它们的杂交株系,如未说明,则图片与植物均来自本文作者。

【▼▼两株Lago Gatún北部地区型的A. papillilaminum

640-3671

【▲该株品种名为‘Green Genie(绿精灵)’】

640-3670

【▲该株是编号为RA#5的杂交个体的新叶表现。这一地区型的A. papillilaminum 的共同特点之一是叶片刚刚抽生时颜色较浅,随后颜色变深】

【▼▼下方两株是来自巴拿马运河西岸的地区型A. papillilaminum,是两个比较年轻的侧芽,它们的母本我已经养了几十年】

640-3672

【▲该株品种名为’Ralph Lynam‘】

640-3673

【▲该株品种名为‘Fort Sherman(谢尔曼堡)’。通过杂交子代表现可以看出,来自巴拿马运河西岸的地区型A. papillilaminum 并没有很广泛地参与和A. ochranthum 的自然杂交,其子代叶片颜色总体较暗,幼年叶片能够呈现深红色至深紫色不等的表现】

640-3674

【▲这两株A. papillilaminum 幼苗分别来自Lago Gatún北部地区和巴拿马运河西岸,最近被移栽到9㎝直径的圆盆中。左边这棵来自于两株Lago Gatún北部地区型的A. papillilaminum 互相杂交;右边这棵的杂交式就是上面一组图中所提到的‘Ralph Lynam’ X ‘Fort Sherman(谢尔曼堡)’。目前这两株的生活环境的光线照度都是中等,因此预计会在更强的光照环境下获得更深的叶片颜色】

我目前还没有将Lago Gatún北部地区型和巴拿马运河西岸型的A. papillilaminum 互杂的打算,并且诚挚建议其他园艺师也不要如此尝试,除非是可以明确预期到子代相拥有和亲本明显差异化的表现。截止到2021年秋季,除了上述提到的A. papillilaminum 的几个地区型以外,还报道了来自Coclé省的模式分布地西部型(叶片呈现深绿色),以及发现于Portobelo附近,位于A. papillilaminum 分布地东侧边缘的地区型(叶片同样呈现深色)。据我所知此二种地区型还没有进入栽培爱好者视野。同时考虑到天南星的分类识别现状,这两个地区型不排除之后被定为新种的可能。

【▼▼下方两株是‘Ralph Lynam’ X ‘Fort Sherman(谢尔曼堡)’的杂交子代】

640-3675

【▲这张图里有一片背朝我们的叶子,能够看到它深紫色的叶背,如同在本篇中所叙述的,这是植物适应荫蔽环境的体现。这棵是我从一个杂交系中随机挑选的一株,平时将其摆放在家中,具体一点就是我们家阳台的飘窗上,作为一个耐受室内环境的家庭植物的测试。这样的栽培持续了大约半年,直到发现它依然可以依靠下午的阳光获得较深的叶片颜色】

640-3677

【▲我认识很多园艺师或者爱好者亲自尝试过或者购买过‘Ralph Lynam’ X ‘Fort Sherman(谢尔曼堡)’的杂交,养过来自这一杂交式的子代,大多数的表现都和上图这棵差不多】

640-3675

640-3676

【▲▲两株A. papillilaminum ‘Ralph Lynam’ 自交株系披针形叶片的特选个体,目前栽培在9㎝直径的花盆中。叶片基部上方的叶裂形态是这一株系的常见表现,但是要结合窄叶片的特点就只有2%左右的出现概率了】

目前北美的一小部分深色叶片A. papillilaminum 来自厄瓜多尔种质,具体来说是被称为“A. sp. nov. DF”的厄瓜多尔地区型A. papillilaminum,在2000年左右Dewey Fisk就曾提出过这一说法(Ecuadoran papillilaminum)。根据本文作者的研究和考据,这是目前美国的A. papillilaminum 仅存一个较为严谨的无性系(如下图所示),其余在售的株系多少都有一些杂交式上的问题,或者干脆就是用相近的表现附会出来的。如果大家见到A. ‘portillae’ (nom. nud.) 或者A. sizemoreae Croat (Croat, pers. comm.) ,其指向的物种也是A. papillilaminum,前者是一个地名标记,本文作者之前也混淆过,产生了诸多不便。

640-3678

【▲一株Anthurium sp. nov. DF 的新叶表现,颜色很鲜艳,随时间恢复正常,图片来自作者】

所以说,在整合了各种地区型、新名称和商品名之后,我们可以说A. ‘portillae’ = A. ‘portilloi’ = A. sizemoreae Croat (Croat, pers.comm.) (sp. ined.),这些都被包含在A. papillilaminum 的范畴之下。如果大家查阅标本的话可能会发现A. sizemoreae 的现存标本和上图所标注的名称“Anthurium sp.nov. DF”差异甚大,这说明上图所对应的株系来自于A. sizemoreae 的杂交,之后被冠以不同名称。

与此同时,大家能在网上看到很多人在出售样貌平平的杂交A. papillilaminum,而且个个声称对版,一些甚至还以性命起誓,不过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叶脉引发,就能发现这几乎全是胡扯。目前“纯种”的A. papillilaminum 仍然存在,这就燃起了一些爱好者的收集欲,最后买下一株原始种质的无性繁殖苗算作结束。其实对于观叶植物育种来说,引入新的基因本身是件好事,但是如果在执行杂交计划的时候使用了有所偏差的亲本,不仅产物不尽如人意,几年的育种历程也会被浪费。另外,从2018年底开始,直到2020年,有一个相当有特点的A. papillilaminum 原始种质(译注:这显然是个野杂,甚至是误标)开始进入美国市场,并且在这之后广泛参与杂交,所以现在所谓的“纯种”基因被稀释到了什么程度,我不好说。

而且最近,我读到的一些世界各地的天南星栽培苗圃声称,一些来自于我和另一位美国园艺师的A. papillilaminum 种质的F1普遍呈现较暗的叶色,所以这些苗圃一致坚信所供给他们的植物是A. xhoffmannii,就是因为和他们自己的既有记录差别过大。

【▼▼两株叶片形态独特的A. papillilaminum

640-3678

【▲▼上方是一个野生型;下方为A. papillilaminum ‘Fort Sherman(谢尔曼堡)’,目前栽培在加利福尼亚(译注:下面这张图在译制增补篇时被替换了,这里的图是更换之后的,而且与之前的“更新状态”不同,新换上来的图中植物的株龄和叶幅更小,所以在此不能排除是作者最早的附图不对版,之后换上了对版的。所以杨区区在此将两张图同时附上,大家可以对比鉴别之)

640-3679

【▲▲下方这种叶色较深且狭长形的叶片是园艺中的一个理想表现,这种叶片能够长到大约60厘米长。这两株A. papillilaminum 的叶片背面都呈现浅粉色至浅紫色。在近几年的北美花烛观叶育种中,一些较为冷门的野生型也得到了重视,在这些基因的参与下,子代的表现也得到了极大改善】

640-3679

【▲本文作者更换之前的A. papillilaminum ‘Fort Sherman(谢尔曼堡)’配图】


640-3681

【▲一棵已经成株的A. “Quechua Queen(盖丘亚女王)”,大多数皇后系列品种在合适的荫蔽环境下生长时会呈现不同程度的蓝色虹光,图片来自作者】

640-3680

【▲A. cf. waterburyanum 的成熟叶片,叶片非常宽大,近圆形而且表面呈现绒毛质感。其幼年时叶片基部是全缘无裂的,图片来自作者】

640-3680

【▲A. warocqueanum 成株的叶片和花序、果序,拍摄于危地马拉】

640-3680

【▲一串A. marmoratum 果序上接近成熟的果实,拍摄于加利福尼亚】

640-3680

【▲几株杂交型花烛,由Peter Rockstroh养在危地马拉的温室里,图上盆径15㎝,新叶表现非常完美】

640-3680

【▲一株正值花期的A. kunayalense,生长在加利福尼亚。后面那盆是和它亲缘关系很近的哥伦比亚东部地区型A. debile,图片来自作者】

640-3682

【▲一群三年株龄的A. warocqueanum,生长在危地马拉】

640-3683

【▲A. rioclaroense (ined.) 的新叶,哥伦比亚西北部Antioquia地区型,自本世纪初以来,一直没有被大量栽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