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主义生活成不了时尚


极简主义生活会流行,而且成为时尚吗?


不会!


它可能是一个流行词,可能是一个时髦话题,但是它本身决定不会成为时尚,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原因很简单,你根本受不了,况且这种生活极有可能是你想极力摆脱的。王尔德把时尚的期限戏虐的定为六个月,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连一半时间都到不了,不是因为新鲜感和刺激消退,也不是因为麻木和迟钝,而是因为实在过不下去。只有极少数人,够得上这个极简的“极”字。


这极少数人中,乔布斯乔帮主并不在列。奇怪的是,很多人总是抖出一些他的段子。流传最广的是,乔帮主的没有家具的房间里,只有一对音响。可是他们往往选择性的忘记了,乔帮主是坐在他那建造精美的、费时费工的房子里,这种房子在中国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别墅,而不是露天。




乔帮主的得意之作iMac、iPhone和与之配套的操作系统,都是以极简主义风格闻名的,这种极简主义导致的恰好是生活中的舒适主义(不加个“主义”好像对不起追求舒适生活的人)。极简主义的设计看似简单,其实要耗费大量的资源,明明是想象中才有的直线和平面,要达到多少精度才会让人感觉不到弯曲?极简主义风格是乔布斯用以获取巨大财富的工具,在临死前,他说“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一个变态的怪物——正如我一生的写照。”是的,包括他自己在内,帮主还把他的手下,以及果粉带向极简主义生活的对立面。如果他想过那种生活,应该把iPhone扔了,根本不要发明这玩意儿。


那些带有此“设备为iPhone”标注的各种网络信息碎片当中,常见的就是为了实现极简生活,把手机的App卸载掉几个,其实最直接的方式是换个诺基亚1520这样的功能机,除了接打电话,就是收收短信。这些仍旧捧着智能机的人都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还以为极简主义生活是什么先锋前卫的生活方式。


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现在提出来,有点盛世危言的味道,是不是有些人感到现代社会穷奢极欲之风重新燃起,不加遏制,要么如巴比伦那样自动解体,或者像庞贝对眼前的危险视而不见,又或者上帝出动天使来毁灭。幸好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些人,可以称得上是以极简主义的方式生活过,他就是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爱因斯坦曾这样评价:“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世上竟然真地活生生出现过这样的人。”


的确很难想象,一个在已经发明了衣服的时代,不穿衣服,整天就裹着两块自己纺的布(也有些人说这是印度的传统服装),穿着自己做的拖鞋(他一定是把这双鞋走成合脚的),素食,每天只吃两顿,每顿的量都不超过他的那个铜碗,而且他还动不动就绝食。每周一天不说话。唯一的可以说得上的东西,就是他的那副眼镜。


佛教和印度教诞生之前,在印度曾经有个耆那教(据说是佛教的一个来源),里面的天衣派,采用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方式修行,当然不是在街道上,而是在树林里。《罗摩衍那》里称这些人为苦行者,他们所在的树林为苦修林。甘地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极简主义生活是阳春白雪。树顶上造的屋子,越是接近天穹,就越住不下几个人。极简主义生活是高尚的精神活动,不是减掉些东西,节约点资源就可以,要在付出的代价和所要承受的不适间挣扎,时常要和根植于人性中的欲望缠斗,它是通往精神卓越之路,也可能是唯一的道路。就算是乔帮主,恁是丰功伟绩,改天换日,在精神世界里,始终,低了甘地不知道多少个等级,也许乔布斯不得癌症的话,也会活出最高规格,毕竟在死前他已经领悟。


所以极简主义生活永远不会是一种时尚,因为所有时尚都没有精神力量,只是为美而美,所以他们都很丑。撕开那层包装纸,无非就是下面那些东西:


  • 专注:为了达成某个目标,而对其余干扰进行减省;

  • 过舒适的生活:被众多的杂物杂务缠身,理出个轻重缓急,达到身心和谐;

  • 节约:减少某些东西的使用,并把因此而得的,转移到其它地方。


如果你的目的和上面的差不多,那你尽管去做就是,但是恳请不要把这些玩意儿,往极简主义生活里面装,就算装进去了,顶多也是装了个逼。


简书:taoyh

转载请注明来源:《极简主义生活成不了时尚